ASIA Hot News [2017-05-05]

台灣電影導演鄭文堂到亞洲大學演講!---

鄭文堂暢談創作之路,表示:「電影的力量大,我的創作沒有停止的一天!」

圖說:電影導演鄭文堂受邀到亞洲大學演講。

「電影的力量大,我的創作沒有停止的一天!」金馬獎導演兼編劇鄭文堂到亞洲大學(Asia University, Taiwan)演講,一開講就分享電影大師、《我是布萊克》導演肯洛區創作心得,鄭文堂說,80多歲的肯洛區導演,在創作上毫無停止的一天,就跟他一樣,「我每天醒來的第一杯咖啡,就告訴自己要繼續創作!」

亞洲大學數媒系4月28日邀請電影導演鄭文堂以「電影創作之路在思維之後」為題演講,鄭文堂回憶說,大學時代,因為家境貧窮,吃的很簡單、過的很樸素,平日最大的樂趣就是上圖書館看書、看電影,為此改變了他的人生;在民國政教片時代,他從閱讀與欣賞電影的過程裡,認識許多不同國家的導演,如黑澤明、肯洛區、是枝裕和等,其中,黑澤明導演是他人生的指標。大三時,他發現所寫的劇本,每每能引起迴響,從此開始運轉他創作的齒輪。

「創作不要一直想著終點,只會徒增痛苦!」鄭文堂勉勵亞大學生,創作是一種對無聊的享受,從猿人老祖宗開始,除了吃飯、打獵、繁衍和睡覺,就是因為無聊開始思考,藝術就此於焉出現,如在岩壁上刻畫、將石頭打磨。幾萬年後,被考古學家、科學家發現,成為了後世所說的藝術。生活中很多因為無聊,沒有目的去讀的書、看的電影和經歷的事情,都有可能成為創作的材料。

圖說:電影導演鄭文堂受邀到亞洲大學演講,旁為數媒系主任林家安。

談到創作的瓶頸,鄭文堂笑說:「我沒有什麼瓶頸可言!」,累了他就暫時放下,拋開工作,享受與朋友相處的時光;不然就閱讀,閱讀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放鬆,傳記、散文、小說、詩集無所不讀,成為劇本創作的泉源。由於自己的出身背景,多是拍攝弱勢階層,如今成為中產階級,身邊的人事物不一樣,看到的東西不一樣,拍的東西也轉向。

「好的創作,通常必須具備好的故事!」數媒系主任林家安說,誠如鄭導演所說創作不要一直想著終點,電影創作中要不斷地挑戰自己,面對困難必須要有毅力,人面對生命的狀態,就是電影的力量。再者,電影是一種思考的媒介,透過電影讓我們學習如何啟動大腦,去思考與對話,尤其在電影創作裡,除了觀看自己,也凝視對方與世界。

數媒系李俊毅同學表示,聽完鄭導演的演講,他希望自己能增加閱讀電影的次數與能力,透過電影的拆解,學習解構電影與結構電影的方法,也希望自己能更面對動畫創作中,動畫思維的社會性與價值。

鄭文堂是台灣著名的獨立電影工作者之一,1984年,他加入「綠色小組」拍攝社運紀錄片,1988年進入民進黨新潮流系工作,後來從事電影編導,陸續拍攝《夢幻部落》、《眼淚》等電影長片後,曾接任宜蘭縣文化局長,再重回影視圈。相關電影曾榮獲「威尼斯影展影評人週最佳影片」「優良劇本」、「最佳台灣電影」及2010年台北電影節「最佳導演」等獎項,並入圍南特影展。

圖說:電影導演鄭文堂(前排左三)受邀到亞洲大學演講,與數媒系師生合影。